东隅

事情是这样的 蛇院是我白月光 但同桌非说我是个猹院心的鹰院生

有没有这种时候

就是什么话都不想对任何人说

听到谁的声音都很烦躁

只想一个人呆着

只想把自己封起来

抱着自己哭一会

但又对别人很抱歉  感觉自己没有顾及他们的感受


hey boy please LOVE me


大猪蹄子。

不知道我脸皮薄吗。

撩了我让我有点动心了又来解释是开玩笑的吗。

过分。


Nothing important

我知道自己挺糟糕的。但还是希望拥有那样的爱情啊。慢慢的。宽容的。无条件的。不管你变成什么样都会爱你的。

“真正打动人的爱情总是朴实无华的,它不出声,不张扬,埋的很深。”